您的位置 首页 Thought | 观点

聊聊台湾政治

假期这几天看完了台湾2020选举的三场政见发布会和一场辩论会,关注台湾政治好多年了,大多数时间也是图个热闹,当娱乐节目看,不过从去年县市长选举到现在的特别关注,发现了很多有趣的事情,有了一些思考,想和大家聊聊分享一下。

首先,我本人还是比较佛系的,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向,虽然不能代表所有人,但是至少没有利益的冲突,可以中立的去观察和评价。

本文说了一些问题,不代表台湾都是问题,目的是提出并思考缘由和解决方法,相信台湾美好的东西更多,以后有机会去体验后再来谈。

韩国瑜的先天不足

从去年韩国瑜翻转了高雄,县市长选举蓝军大胜开始到现在,台湾政局发生了很多变化,加上自己搬到了西雅图,身边多了好多台湾友人,旁敲侧击了解到很多他们的想法。不得不说,韩国瑜近期的表现的确是让人失望的,从一个选高雄时候平凡朴素的人,到现在成为一个愤斗士,原先给我印象是一个踏实肯干,放政治在一边,愿意为人民服务的人,到现在越来越像一个政治家。当然,这也有选举的压力的原因,毕竟绿营的狂轰滥炸把他搞得够呛。

我之前非常看好他,是因为他能放下“政治”,全心的去做真正对的事情,但是无奈现在台湾这片土地不适合这样做,再加上参与大选这步错棋,让他整个形象崩溃,他太高估了总统的权利,也太低估了选举的难度。选上高雄市长之后有些利欲熏心,不过这也不能怪他,要是有这么个机会,我也会搏一搏,错误在于国民党高层的策略把控。

本来,郭台铭更适合去参选,但在郭跳出来之后,才刚当选市长的韩国瑜依旧选择竞争,令人十分不解,这其中,肯定有吴敦义在内的国民党高层推波助澜,这也给了韩国瑜很多错误的暗示。

国民党刚拿下高雄不久,并不稳固,这时候不选择稳扎稳打,却选择一个激进的战略。回想起来,如果吴敦义劝阻韩国瑜参加大选,让他呆在高雄好好支持国民党初选获胜者,大多数韩粉会听话去支持,而郭粉也不会分裂而离去,这样的底盘要比现在大很多,国民党形象也会好很多。

最近看了韩国瑜参与的博恩夜夜秀,发现他思维离年轻人非常远,反应也不是特别的机灵。本身形象并不亲和年轻人,加上不契合年轻人文化,以及绿营的不断攻击和摸黑,想拿到中立甚至偏蓝的年轻人选票,几乎不太可能。

韩国瑜是一个实干家,相信给他权利,他能很好的完成使命。实干家是一个稀缺资源,任何团队都渴望得到,但是在高度政治化的地方却不是,不仅仅是台湾,想想政治性很强的企业里面,有多少人会排斥实干家,实干家是多么的束手束脚,而又有多少老好人无奈离去。

这次败北之后,他还有做好高雄来证明自己的机会,但也会被打为凡人,重新再来。踏实的凡人更适合他。

民众高度政治化

台湾有部分(很大一部分)民众高度政治化,这是令人匪夷所思的,大家不想着吃喝拉撒或者自我理想的实现,整天想着参与政治。特别是,很大一部分人有自己的固定意识形态,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,和他们交流可怕至极。举个例子,韩国瑜做的不好的时候,有些人竟然会无脑的找到一丁点的理由圆回来并大呼做得好,反过来,绿营的人看到大陆任何举动,都会认为是针对台湾,破坏民主。这类的例子举不胜举,整个台湾这样的人不在少数,中年和老年人这样可以理解,但是很多年轻人这样就是很大的问题了。

这种不分青红皂白,也不去一探究竟直接站边的情况,应该是长期高度紧张的政治环境导致的,资源的匮乏,经济的衰退加上相互攻击相互摸黑,让人不得不去主动固化自己来防御和进攻,少了缓冲的中立空间。另外,台湾在国际上承受的压力也是一方面原因,不知道未来该怎么走的他们,需要一个精神支柱,无论是“芒果干的自由民主”,还是“和平共处”。

然而无论走哪条路都能换来一些“好处”,但是无奈他们的政治制度,让他们站在中间徘徊不前。当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,最为迷茫和可怕,历史上会不会把这个时代定义为“迷茫”的一代?

两极分化 – 官僚的蓝营,流氓的绿营

我发现,蓝营支持者大多数是传统的老一辈,或者是经商富有的一代人,原因其实也不难理解,老一辈的人对大陆有情感,加上选举之前的统治,很容易有固化的思维。而经商或者富有的人,在商言商,他们知道什么样的方式能带来最大的利益,政治或者说“民主”(不是说蓝营不民主)对他们来说并不是最高优先级。绿营的大多数支持者都是台湾本地人以及非资本派,特别是南部地区,好像是因为南部地区之前没有得到很好的发展??不知道,总体感觉和蓝营的人差别很大。

要体验蓝绿差别有多大,看下他们的节目就行了,同样一个事件,蓝绿的报道方式和说法截然不同,完全能看到媒体的丑恶。相比起来,蓝营的评述较为“正常”和理性,但是也会很片面且往一些“公式”里面套,绿营的媒体就更“流氓”一些,时常歪曲和捏造,搞一些想象的故事情节,可能他们的听众比较喜欢这样风格?

一直觉得一个不全面的报道和评述,和骗人没什么区别,媒体如果不中立,就没有任何意义,但是要做到中立就需要资金和法律支持,所以媒体应该是由高尚的“匿名”长尾民众养活,而非资本家。且媒体应该成为一个国际组织,而非政府的工具。

蓝绿都有自己的问题,绿营喜欢放暗箭,蓝营喜欢窝里斗。说通俗点,一个是流氓,一个是官老爷,年轻人哪里会喜欢这些。所以白色力量柯文哲崛起了,所以带来希望的韩国瑜去年崛起了,然而再强的民意也逃不出政治实体的魔抓,蓝绿作为权利所有者和既得利益人,能利用到的“工具”太多了。选举——用来选出最合适的人,真的不可能,只不过是几个大的当权者妥协的结果,吃亏的其实还是老百姓。如何做到真正的选举,并找到合适的人,之前文章讨论过,可以搜一下。

失去辩证和大局观,就没有未来

高度政治化或者民粹的后果,就是变得极端,不断从信息源中“索取”支持自己想法的新闻,不断巩固自己的判断,以至于深入到潜意识:A就是错,B就是对。这种思维会越走越窄,最后只能和同样思维的人在一起,且很容易被煽动。

万物皆有两面性,如果看事物只能从一面来看,且先入为主的加入了自己的判断,那很难做出准确的决策。这几年来,很多大陆年轻人和台湾香港年轻人都互相不是很待见,就是因为这方面因素。台湾香港觉得大陆很旧很破没有民主自由,大陆觉得隔壁只知道民主自由,没有世界格局和认知,加上媒体的煽风点火,让大家背道而驰。

资源短缺,不适合选举

每次讨论这个话题,我都会拿出一个例子:公司。初创公司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,基本上都是废的,想象下初创公司通过员工投票决定谁当CEO,成立决策委员会审议公司未来的方向会事什么样的情况?如果公司不一条心跟着强有力的领导往前冲,八成就起不来,当然初创公司倒闭的更多。当公司到了一定规模的时候,领导者没办法更好的管理员工,员工也没办法和领导者顺利沟通,这时候需要层级、制度等,制度、层级和文化做得好,就能久治,一旦做不好,再大的公司也会废,这时候强有力的领导已经没用了,需要一个能顾全各方的领导。

纵观世界各个国家,资源丰富的美国搞“民主”弄的最好,一来国民素质高,大家不会违背良心去摸黑或者造谣,也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么;二来资源丰富,此路不通还有别的路,总有办法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,政治不是唯一的选择,这时候政治的tense就会很松,更容易实施“民主”。

亚洲国家的人口密度大,且基础文化就是竞争,这让整个政治环境变得很紧,紧就带来了很多问题。通俗的例子就是,假如你有一万元,你并不会在乎吃早餐的时候多花一元,但假如你只有一百元,可能就会想办法把这一元省下来,极端的情况下还可以出卖自己的人格和品质来骗取一元的免单,持不同意见的双方也会吵得不可开交,想尽办法搞掉对方,归根结底就是因为这一元对双方都很重要。

就先聊到这里吧。感觉写了很多了已经。

看完了?留个评分呗?
[4人评了分,平均: 4.3/5]

本站原创文章皆遵循“署名-非商业性使用-相同方式共享 3.0 (CC BY-NC-SA 3.0)”。转载请保留以下标注:

原文来源:《聊聊台湾政治》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

评论列表(2)

    1. 讨论这些臆测没啥意思。。小英在台上甚至也可能,这种形势下谁上谁下已经不在乎了

返回顶部